弧长妄@无妄忘记填坑

头像 @alio

修罗年绝赞弃坑中。\(^o^)/!

狛日专用号,非常杂食,日常弹丸相关刷屏注意!脑洞与坑的理想国。

华灯之上 星辰之下

感谢岚太爱意满满的甜饼!大家好我就是那颗流星(一脸正色)

岚钨是只大蠢比x:

给妄太太 @弧长妄@无妄忘记填坑 的生贺xx(不过已经严重超时了……
大概是空哥创和幼枝的小短篇x
其实感觉没什么cp要素(有就是犯罪了吧bu
沉迷ssr和农药觉得自己已经是个假文手了bu
总之妄太生日快乐哦ww(虽然没赶上……
总觉得肯定会有一个枝枝有着幸福童年的平行世界x
对于幼枝以及父母有盛大的性格捏造(
ooc预警(
然后↓







“麻麻,lucky不和我们一起……没有关系吗?”


坐在自己位置上的白发幼童晃着小小的双腿,有些强硬地把安全带的两段搅在一起,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让人忧心的画面,扭头看向了身旁正安置随身物品的妇人。


“不用担心,lucky会有自己的座位的。”


同样有着如云一般秀发的妇人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葱根样的五指轻轻抚过幼童白嫩的脸蛋让其安下心来。毕竟对于比较相信眼前事物的孩童来说,还是会担忧在铁笼中不知被传送至何方的伙伴吧。


“lucky也会和平时一样乖乖等着凪斗的,所以凪斗也和lucky一样,乖乖地度过这段时间好吗?”


“好!”


孩童无意识轻蹭着妇人的手,显然是相当信赖着母亲,而妇人另一边的中年男人也趁着飞机起飞前的这最后时机将这一司空见惯的场景拍下,果不其然地收获了自己妻子的娇嗔。过道上还有乘客在收拾着自己的货物,时不时有机乘人员在走道上提醒着注意事项。四周的喧闹和自身的无所事事形成强烈的反差,让幼童的思维更加发散。


要是lucky在的话肯定又会兴奋地叫两声了吧……


幼童斜着脑袋回想着自己的爱犬,最终还是努力弯下腰将脚下被放置好的背包里的读物扯出来。既然要坐在座位上好几个小时的话,那正好是看书的好时间呢。


“这位女士,不好意思,本次航班需要将包括有飞行模式的移动设备关机,感谢您的配合。”


头顶突然响起清亮的声音,由于坐在过道的缘故,孩童并没有对此感到奇怪,但从上方投下来的巨大投影还是让他下意识地望向了声音的主人。


“诶……一般来说只要开了飞行模式不就可以了吗?”


虽是疑问的语气,但妇人也没有要责难人的意思,刚放在腿上的手机也很快就配合地暗下了屏幕。


“这个是上面的意见我们也没有办法……”


前来提醒的航空小哥苦笑着挠挠脸颊,额头上微微冒出的汗水表明前排的客人并不像妇人一般好说话。再次表达了敬意后,青年敏捷地扫视一番,理所当然地对上了那双一直注视着的灰眸。


“……安全带可不是这样绑的啊。”


也许面对着的是小孩子的缘故,省去了大段标准礼仪用语的青年轻轻弯下腰,将被孩童搅在一起的安全带理好又再次扣上。狛枝的目光仍旧定定地注视着青年的呆毛,在锁扣连接上的啪嗒声响起时,他似乎在那一瞬间看到那根呆毛轻微摇动起来。


“……谢,谢谢……”


虽然面对陌生人还是有些腼腆,但孩童还是小声将母亲所教会的用语说出了口。孺软的童音落入青年耳中,给幼童换来了一个阳光般温暖的笑容和被骨节分明的大手轻揉毛发的片刻。


似乎和爸爸的手不太一样……不过有一样温暖的感觉。


“飞机即将起飞,请各位乘客做好准备……啊不好意思大型行李不能放在那里!”


“待会就要飞上去了哦凪斗,会害怕吗?”


等到被自己的父亲唤回神来时,那位棕发的青年已经走向后排。凪斗歪了歪头看向隔了一个座位的父亲,显然是明知故问的语气。


“……不怕……!”


“那样的话可就最好了——还有这个可不要吞下肚子里哦。”


毫无预感地被塞了两颗糖果,虽然好像又被自家父亲捉弄了,但幼童也因糖果的丝丝甜味而转移了注意力。窗外的艳阳正一点点下滑,透过双层玻璃的阳光也只剩下了金灿的光晕。由各种感官透出的小小幸福编织在一起,竟让幼童产生了黄粱一梦的错觉。


不过这里……的的确确是名为现实的地方吧。




再次抬起头的时候,狛枝才发现自己阅读的光源早已被座位上方的灯光代替。由于是晚间航空的缘故,大多乘客早已用睡眠打发多余的时间。机舱内的夜灯如同那天际最后的光芒一般渺远,只有为数不多的乘客开着座上的小灯用以照明,像是在星空中前行的飞船,仍旧坚守着什么。身旁的父母早已沉沉睡去,四周的静谧更是让狛枝产生出孩童少有的孤独感。轻轻合上书页放回原来的位置,狛枝三两下就解开了原先扣好的安全带。数分钟前便放送了可以自由活动的舱内提醒,虽然狛枝也不是什么好动的家伙,但小孩子的好奇心永远是支配行动的第一要素。


毕竟这也只是一架普通的飞机,即使四处走动也不会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至于机舱最前面紧紧关着门的机长室,狛枝也没有足够的胆量和脸面进入。悄悄放轻脚步的孩童慢慢踱到飞机的最后一排,却意外地发现一道轻轻拉上的帘子。一直以来所学到的教养发出了警告,但生物天生的好奇心却占了上风。


即使对偷窥毫无经验,孩童也下意识地屏住了气息。小小的五指小心掀开帘子,明明只是十分简单的动作也让狛枝开始紧张起来。只是刚撩开一道缝隙,狛枝便对上了一双枯草色的瞳。


“这里乘客禁止进入……啊,是刚才那个孩子吗?”


本想着就这么直接回到自己的座位,但对方似乎认出了自己,狛枝顿时像被人类发现的小兽一般呆在原地不知所措起来。紧紧攥在手中的帘角被刷地拉开,比自己高上几倍的青年正站在眼前,带着复杂的眼神注视着自己。这更是让狛枝慌乱不已。


果然不应该随便乱跑的……


“是找不到座位了吗?”


“……不,不是……”


青年蹲下身来看着眼前的小不点,可能是畏生的原因,孩童白皙的脸庞已经染上点点血色,初见时清澈的灰瞳也因混乱的心绪而稍显浑浊。无处安放的双手不安地握住彼此,更是暗示了孩童内心的想法。


说起来我也没有吓人到这种程度吧……


“要进来看看吗?”


青年偏了偏头看向身后,同行的同事们也正无所事事着,稍微解释一下便不会被阻拦。况且自己对这位孩童的印象不错,为其满足下好奇心也未尝不可。再次转过头来向着毛茸茸的小兽伸出右手,青年在悄声说出邀请的话语时,也看到这头小兽重新变得澄澈的眸子。


“……嗯……”


“我的名字是日向,日向创。你呢?”


“……狛,狛枝……狛枝凪斗。”


在博得信任之后,面前的小不点就显得自在了许多。下意识想要双手同时握住对方手指的幼童在短暂的停顿后还是选择了单手相握,原本脸上不太正常的潮红已经褪去大半,只剩下一抹淡淡的粉在暗示着对于未知的兴奋。日向缓缓起身将孩童带至帘后,同时向自己的同事打了个手势表明自己会好好解释。


“这里也是不可以吵闹的哦。”


“……知道了。”


眼前只是一个普通的被用于给机组人员休息的空间,除了对于幼童来说还稍显庞大的送餐车和两边比乘客座位旁的窗户要大一些的窗户以外,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虽然不像一盘冷水从头淋到脚的打击度,但也足够让失落盘踞孩童内心的一片地盘。日向和另外两位同事打好招呼,却发现狛枝并没有和方才一样显得激动,不由得有些心虚起来。


“……啊对了,狛枝的座位是在过道上吧,那到这边看看怎样?”


幼小的双肩被两只有力但轻柔的手覆盖,狛枝任由日向将他推至没有什么杂物的窗户处,就在那阻隔了整片夜空的双层玻璃前,失落和茫然,以及片刻的不安,都在一瞬间消失无踪。


那是一片星海。


准确的来说,那是一个由星光环绕的巨大空间。


现在飞机所飞过的地区正好是个没有厚厚云层覆盖的繁华城市,平时被城市数量众多的灯火所覆盖的星空理所当然地在平流层上方闪耀着。而对流层下的人造光源虽不如远在成百上千万光年外的星光的穿透力强,但这些显现了人类文明的灯火,在地面上铺展开了更为密集的星空。两片星空遥相辉映,处在这之中的钢铁飞鸟,就像被包裹进了巨大的名为夜空的球中。原本看起来十分厚实的双层玻璃在这一刻也变得透明乌有,这幅动人心弦的景象便深深地植入了狛枝心中,再也无法忘记。


“……日向哥哥……一直都能看到这些吗?”


似是过了良久,狛枝才转回小小的头颅。也许是被景色冲击到那尚为稚嫩的心灵的缘故,狛枝似乎没有发现自己对青年的称呼中带有的亲切。


“也不算是一直吧……”日向挠挠脸颊思索着自己的班期,“不过倒是可以说经常能看到就是了。”


“那我也能像日向哥哥一样一直看到吗!”


都说了不是一直啦……


日向笑着正想纠正,但这次他对上的灰眸中,也出现了一片闪烁着的星空,让人不忍拒绝。


“……要是狛枝努力的话,也可以做到的……?!”


枯黄色的瞳在一瞬间放大,狛枝顺着日向有些惊异的视线望去,正好看见那个熊熊燃烧着的火流星在上方划过,如同转瞬即逝的太阳一般照亮了一小块黑夜。烧灼的热浪近在咫尺,似乎只要再偏差一点,这火飞箭就会击中这只笨重的铁鸟,让其变成下一个火流星。另外两位空乘人员并没有留意到刚才掠过的光芒,目睹了一切的青年和幼童,都因那奇特的景象而沉默了。


“……是流星吗?”


最终还是狛枝先开了口。他望向脸色有点不太好的日向,稍微有些意识到那可能并不是普通的景象。日向意识到了自己的发愣,连忙对狛枝做出了回应。


“的确是流星哦——这么说的话,也许狛枝的愿望能够实现也说不定啊。”


“真的吗?”


幼童的眼中又出现了那片星空。日向对着狛枝露出了温暖的笑容,先前脑海中所想的那些可怕的景象也被这星空,和拥有这片星空的幼童治愈。


“如果你相信的话,那就是真的。”


日向拍拍狛枝小动物似的毛发示意一下,起身舒缓了有点发酸的双腿。陪着这个小不点的时间已经足够长了,而且作为机组的一员,自己也有必要去一趟机长室确认那个奇迹。


“时间差不多了,该回到原来的位置上了狛枝,我陪你过去吧。”


“好……”


狛枝遵守承诺顺从任日向牵引着,但在最后拉上帘子时,还是念念不舍地看向那个比乘客座位旁的要大上一圈的窗户。毕竟隔着那个窗户所窥见的景象,已经占满了狛枝小小的心灵。


如果说许下愿望真的能实现的话——


“对了狛枝,安全带还记得怎么扣吗?要我教你吗?”


“那个我已经会了……!”


那只需要保持现在的幸福就好了。







后面再说点废话xxx
因为只坐过一次飞机也没有进去过空姐休息的地方我也不太清楚那是什么样的x
不过空哥的确是有的xx
至于那片星空的感觉也是真的x只不过我太废写不出来xx
不知道其他航空是怎么样的反正我坐过的那个航班真的不能开飞行模式x
然后再联想到有些炸药的开关是在手机上的(怎么联想的啊xxx)这样就避开了劫机犯炸炸药的flag(xx
然后那颗流星……就是那个(
至于枝的爱犬是因为以前出事过又救回来了所以开篇幼枝才会这么担心xx
于是枝的悲惨童年flag都躲过了bushi
大概就是想写写这样的平行世界吧xxx
后续应该是没有了xxx

评论

热度(63)

  1. 艾丽丝弹丸没粮网络联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禁血红莲
    弹丸毒粮网络联盟:
  2. 弧长妄@无妄忘记填坑大山深处千年弧回帅气单质钨 转载了此文字
    感谢岚太爱意满满的甜饼!大家好我就是那颗流星(一脸正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