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长妄@无妄忘记填坑

头像 @alio

修罗年绝赞弃坑中。\(^o^)/!

狛日专用号,非常杂食,日常弹丸相关刷屏注意!脑洞与坑的理想国。

【日向创生贺】番外·冬

感谢旗太的超美味生贺♥♥!!

旗子_茶:

阅读要点:
  *狛日向,或许会有一点日狛要素(?)
  *未来机关paro,两人已同居设定。
  *某种意义上的第一作,措辞各种不通,各种渣。
  *人物会有ooc注意。
  *会有很多很多的bug。
  *可以接受的话请继续↓
  ========================================================
  首先,先祝贺一下,生日快乐啊亲爱的创!!!
  其次就是对点进来的大老爷们说声感谢!
  没错,一个写文写得烂的我又来辣大家眼睛了TUT
  嗯这篇算是我很久以前写的文章的一个番外(大约)。至于那一篇文章,嗯我坑掉了,毕竟也不会有什么人对这个感兴趣啦:D(关键还是自己没写作天赋)
  不得不说写文章好难啊,思路的中途总卡卡停停的。还好身边有同学给了不少意见,没使得这篇废了。在这谢谢你们了!
  然后同时这篇也是给无妄的生贺www。无妄和我同样都是一月份,她18号,大我整一个星期233333333说起来一直都想叫一声妄姐看看(不)提前说声生日快乐!!
  嘛嘛欢迎各位向我吐槽,一个完全没有当文手经验的人在文手太太们面前比起来,我还是太垃圾了。
  如果不出意外,能肝河图就肝吧orz
  
  
  冬天刮来的冷风呼呼地吹,已经是深夜的街道几乎没有什么人。
  独自一个人在大路上,路灯把自己脚下的影子拉得长长的,越走越显得孤独。
  风伴随着冰冷的雪花扑打在男子的脸上,点点白雪调皮地穿过围巾钻进裸露在外的脖子里,冰凉的感觉引得男子颤了个抖,冷得呼出了一口白气。
  哈,这几天真是不幸啊,狛枝重新整理自己的围巾,心里懊恼地想着。
  年末里最后的周末,平常要到处奔波的日向创总算可以在家休息两天。为此狛枝都已经准备好计划,要和日向在家里幸福度过假期。
  结果不幸的是,刚好被上司拉去紧急加班两天,还说是这任务非他做不可,狛枝经过几番推脱也于事无补,于是只好乖乖认命。想要度过美好的周末的计划,就这样完全泡汤了。
  两天休息完的日向明早又要出门做任务,又要隔好几天才回来,一个月能好好见日向的机会用手指头都能数的清。
  也不知道是不是总部那边故意的,自从日向被分配到外面工作, 和他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等到两人想要好好过二人世界时,不是日向忙就是自己在外面跑。
  不能安定地和自己的日向君在一起,狛枝心里有种说不清的苦闷。
  狛枝看了看左腕,盯着时针正好指向11点的手表。
  啊啊,好像要来不及了。不过现在这么晚,日向君也睡着了吧。
  狛枝摸了摸自己被冻得通红的鼻子,下意识地看里了看自己左手拿着的包,便加快了自己的步伐。
  趁着日向君还没离开,得赶紧回家。这个礼物得送到他的手上才行。
  准备要送给日向的礼物被浅绿色的包装纸包裹着,蓝底樱花图案的丝带在上面打了个很漂亮的结。
  礼物包括包装是狛枝亲手自己做的,早没心思去加班的他,就在办公室里用自己充满爱的感情去精心制作。
  真希望能看到日向君收到我的礼物会表现出什么表情呢。狛枝这么想着。
  加快速度后,大约走了十分钟,穿着黑色的皮鞋的他便停在一栋房子的门前。
  嗯总算到家了。走得太快的狛枝缓了口气。
  家里没有亮光,估计日向君已经睡着了吧。
  说起来这个家是一年前未来机关分配给日向和狛枝的,房子的构造偏为西式,家具和日本传统的都有些不同。建造的风格倒是很像贾巴沃克岛的感觉,听说是因为77期各位“任性”的缘故,上面的人就按着他们的意思就造了几所房子 。
  未来机关也只有在这一方面做得好了。
  当时狛枝二话不说,绕过其他房间,就直接看了看这房子里的卧室。居然只是拍着还没铺好床木板,很满意地说道:“嗯,就决定要这个了。这房子给我带来种熟悉的感觉。”
  而那时日向正倚靠在门边说:“拍了个板就这么快做出决定了啊?哦,什么感觉?”
  狛枝笑着走过去牵日向的手,对他说道:“在小岛上和日向君谈恋爱时那种幸福感哦。”
  “……”
  日向一听,耳根不争气地红了起来,甩开狛枝的手去看向别的房间。
  “欸,日向君……”
  “笨蛋……”
  这是狛枝最后听到日向红着脸,离开时留下的话。
  看着日向走到另一个房间内,实在是忍不住的狛枝双手捂着自己发烫的脸,靠着门边从站姿变成了蹲姿。
  哇哇,一不小心又……日向君怎么还是这么可爱啊啊啊啊。
  一个深陷充满希望的日向沼的日向厨如此说道。
  
  
  狛枝回了神,在门口站了一会,才从口袋里拿出了大门的钥匙。
  “咔哒。”钥匙在孔里转了半圈发出了清脆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刺耳。
  “我回来了哦……”狛枝小小声地说着,怕是惊扰到房里的人。
  狛枝轻轻地关上了大门,拍了拍自己肩上的雪,换好了拖鞋。没有打开大厅里的灯,就直接走向最里面的房间。
  轻扭打开房门的门把,狛枝第一眼就望向床上。
  可床上被子叠的整整齐齐的,并没有他的身影。
  人去哪了?路过大厅时完全没有感觉到会有人在那,而且日向君不是个半夜不归的人,按道理他应该还在家里。狛枝思索着。
  于是狛枝又在卧室里四周望望,最后就在卧室内发现了坐在靠阳台边上背对着自己,却因为露出的呆毛使得本人被暴露的日向。
  因为没有开灯,日向坐的地方偏暗了点,此时他又背对着自己,自己不仔细看一时还真没发现他。
  今天夜晚的月亮照射的光不是很明亮,微弱的光线透过白色透明窗帘,照射在玻璃窗附近的地方。
  尽管关上的玻璃窗抵御了外面吹来的寒风,但卧室内的温度也不是很高,还是令人感觉冷冷的。
  像蚕一样,一张又大又厚的棉被紧紧地包裹着日向全身,头部除了耳朵和嘴,其余部分都裸露在空气外面。
  靠在窗旁边的人儿坐在木椅子上,因为月光照射的关系,日向的右脸上一小部分似乎被披上了薄薄的白纱,使得他的皮肤略显得柔白。
  狛枝走了过去,呆呆地盯着日向熟睡的脸。
  日向君为什么不回床上睡啊。
  脱下了手套,伸手微微蹭着日向红润的脸。
  日向的脸热乎乎的,像个小孩子一般的温度。
  “好温暖啊……”
  难得才见上日向,狛枝真的不想放过任何与日向相处的机会。
  奈何已经是深夜,明早日向又要出门,不能冒然叫醒正熟睡中的人。
  看着他眼下至今都没有消去的黑眼圈,脸上的伤还被纱布贴着。狛枝不免心疼了起来。
  整日奔波的日向君,总是一个人就冲在前线。
  他比任何人要努力,要坚强。 只因为他是大家的“未来”,要比大家承担更大的责任,背负着众人的期待。
  为了他人,他从不回头,一直都在和绝望作斗争。
  但同时他也是狛枝自己的“希望”啊。
  狛枝和他在一起后,每次看见他身上这里受伤那里受伤的,
  看到对方旧伤还没好,新伤又接踵而至地过来,狛枝都感觉自己的心被沾了盐的鞭子狠狠抽了一下。
  为了这件事,和日向难免会吵架。但自己和他的观点总是契合不了一起,有时会吵得双方都脸红脖子粗。
  记得有一次吵完后,辩不过狛枝的日向突然跑出了家门,三天多了都没回来。着急得不了的狛枝用尽了所有能联系日向的方法,结果连个人影都找不到。最后用着自己的才能,靠扔色子就找到了在苗木家里正发烧的日向。
  此时躺在床上睡着,脸上显露出不自然红色的日向紧紧地闭着眼,额头上敷着一袋冰袋。
  苗木诚看着面前突然自己上门,脸还特别黑的前辈,急急忙忙地说:“啊啊狛枝前辈别生气,这不是日向前辈的错。”
  “为什么?”
  狛枝忍着怒气压低了声音,耐心地听维护日向君后辈的解释。
  “前些天我刚好遇到了日向前辈,可突然我们被可疑的人袭击了。日向君为了保护我,就直接被对方狠狠砍了一刀,我实在是太弱了……”苗木说着顿了一下,继续没底气地说道:“正当他还想攻击日向前辈时,瓦砖从天上掉了下来,砸到那个人的头顶上,我趁着他晕了过去,赶紧把日向前辈背回家中紧急处理。大约是细菌感染才发烧吧。想带他去医院看,但本地的医院还在努力修建中,药物还是有些匮乏。我原本想通知狛枝前辈你的,但日向前辈始终不让我说,称不想让你担心,所以我就没联系上你。”
  “哼,他只是不想被挨骂才对吧。”
  “呜真的很抱歉,狛枝前辈请不要责怪日向前辈!他是为了我才…… ”
  “苗木君别紧张,别紧张。”狛枝突然笑着拍了拍苗木的呆毛,“我又不会吃了日向君,也不会骂他,放心好了。”
  “……狛枝前辈不生气了吗?”
  “哈,我怎么会生气呢。我这样的垃圾没资格去责怪别人,更何况是救了苗木君而受伤的日向君。”
  啊说是不生气那还真的是骗人的。无端地玩起了失踪实在是让人火大。但一看到又为了救他人而受伤的日向时,自己内心的怒火也早就熄灭了,剩下的也就是心被揪紧的感觉。
  “嘛……”苗木不知该怎么说,只好想到什么就说什么,“那狛枝前辈来了,那我也就没继续瞒下去的机会。狛枝前辈就带日向前辈回家吧。”
  “我和他还在吵架,他现在大概还不太想看到我这个垃圾吧,见了说不定又把他气倒,把病加重了。还是让他留在你这好好休息吧。”
  “才不是这样呢!”苗木对狛枝进行论破:“日向前辈不会这样想的。从这几天观察来看,我猜日向前辈很早就原谅狛枝前辈你了吧。不知道我的想法对不对,这几天他一直都在说梦话。虽然说得不是很清楚,但能从音节上能辨别出他是在说狛枝前辈你的名字。”
  狛枝听到苗木这么说,内心的刺像是被什么柔软的东西给抵消掉了。
  他低着头,用小得不能再小的声音说着一句话:
  “真是个笨蛋啊日向君……”
  苗木:???
  于是后来狛枝向苗木道谢后,就抱着熟睡中的日向君回到家中。虽然睡饱后精神也恢复了一些的日向醒来后发现自己已经在家里的床上,看见趴在自己身上狛枝而感到震惊,不过已经习以为常的他也就任狛枝这样粘着自己吧。
  两人虽然再次正面对视的时候都没有说什么道歉的话,但在内心里早就原谅了对方。所以平常生活怎么过,就怎么过。
  那天凝重地苗木看着他们离开,像是在思考些什么。
  
  
  拉回到现实,想到这狛枝叹了口气。
  日向君还是太温柔了。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别人,总是用自己的力量保护大家。
  正是是这样的性格,狛枝才会喜欢上这位就算没有才能,依旧不气馁地跑在前方的他。
  虽然他有时候做事还是很蠢就是了。
  狛枝想停下手中的动作,就像之前那样,左手绕过日向的双腿,右手绕过他的双肩,一用力把日向抱了起来,走了三两下便把他放到了床上。
  机械手的好处就来了,轻轻用力便不用太费力就能够把日向君抱在自己怀里。
  看着日向的睡颜,狛枝低下了头,正准备做件很罗曼蒂克时,过长的头发蹭了下日向的脸。
  “啊嘁!!”
  于是日向很不争气地打了个喷嚏。
  ……嘛不仅偷袭没成功,还不小心把他吵醒了。
  “……欸这里是?我记得我……”日向紧了紧鼻子,半睁开了眼。视野还很朦胧,慢慢调整自己的焦距,靠着微弱的光能勉强看到面前人的轮廓。
  “是我把你抱到床上啦。”
  “啊是狛枝……欢迎回来。”睡意依旧绕着日向的脑袋,说话迷迷糊糊的:“不好意思,没等你回来,我实在是太困就先睡觉了……”
  “嗯。说抱歉的人应该是我,打扰到日向君睡觉了。”
  “才没那回事,我……嗷……”日向还没说完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擦掉眼睛流出来的生理性盐水,继续道:“你回来前十分钟这样我还是醒了。”
  “睡不着吗?”
  “不,你没回来,我还不能睡。”
  “等不到我也没关系的啦,日向君何必要这样呢?”
  狛枝正等待着日向回答时,日向却不说了。
  “……”
  什么也不说的日向翻了一下身,背对着狛枝,把头缩到厚实的被子里头,就只露出眼睛以上的部分。
  “日向君不说吗,那如果我现在被陨石砸成肉酱来……”
  “别啊你这个笨蛋!”没等狛枝说完,日向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捂住他的嘴,“你别老是用这种伤害自己的方法来逼我,有什么用啊!每次听都害怕得要命。”
  “唔?”
  “我……我会有点……心疼的。”
  说完又不争气地脸红了。
  尽管日向平常是不会说这样安慰的话,但不得不说从日向君嘴里说出来这句话还是太有破坏力了。
  狛枝顿时脑子里像是被炸弹爆炸似的,有那么一瞬间空白。
  但回过来仔细想想,正因为平常日向不会说这句话,这让狛枝感到那么一丝违和感。
  “……”冷静下来的狛枝鼻子动了动,大约明白日向异常的原因了。
  狛枝掰开他的手,说道:“日向君,你,喝了酒吗?”
  隐隐约约闻到了一股酒味,但并不是很难闻。
  “哦……睡前喝了一点点酒精饮料,没想到自己没喝多少就瘫了……太没用了我。”
  “日向君你不仅挺讨厌酒,而且酒量向来都挺差的,一点点酒精都不能沾的啊。怎么今天就突然喝起了这个?”
  “这不是明摆着吗……等你啊……”
  “欸?”
  “还有几个小时了,不让自己清醒一下,大概再和你见面就要隔很长时间了。”
  狛枝愣了一愣,一时说不出话。
  “那干嘛清醒要喝酒?”
  “左右田说是喝点酒能醒脑,所以我就从他那拿了一瓶过来。”
  哇左右田君不愧是日向君的朋友,损友啊!
  “日向君真傻。”
  “唔……得了别理我,你回来就好,那我要先睡觉了,晚安!”
  说完就继续翻身背对着狛枝。
  “……”
  欸,怎么聊着聊着画风怎么就突变了?
  是不是……
  瞬间明白的狛枝笑了笑,伸手揉了揉日向略微刺刺的头,于是就起身走入浴室。
  听狛枝的脚步声越来越远,随着浴室门啪嗒消失后,日向从像粽子一样包住自己的被窝里缓缓爬了起来,露出上半身,又伸手拉床上原有的被子盖在身上。拿着枕头靠在自己身后,呆呆地望向窗帘外夜晚的景色。
  冬夜相当宁静,这样的静幽幽的气氛总是能勾起日向他思绪,然后缓缓地飘出身心。
  日向喜欢冬天,因为这样自己可以静下心来想些事情。刚入未来机关的他,以前在冬天里有时趁着是一个人时,就呆呆地在废墟上思考。回忆过去、考虑现在、幻想未来。
  那时和大家相处的时间很长,并不像现在这样有频繁自我发呆时间多了。
  一个人长出门在外,少了同伴在身边,难免会有些孤独。
  尤其是现在,自打狛枝和自己在一起后,那份缠绕心脏的孤独感更加浓了。
  见不到在自己耳边叽叽喳喳的他时,总感觉自己内心少了点什么,多了点别的。
  或许,这种就是被称作为“思念”的感情吧。
  “日向君?”
  就这样日向就这样坐着看风景太入迷,就连狛枝已经洗浴完了都没有发觉到。
  已经钻进被窝的狛枝突然靠近他,在他耳旁轻轻呼唤他的名字。
  “唔哇哇!”日向被吓到,闪电状的呆毛突然像针般竖了起来。
  “哈哈日向君该不会又被吓着了,这么久还是不适应我打招呼吗?”
  “你那个打招呼的方式我习惯才怪呢,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啊!”
  “可是这只是很正常地跟日向君打招呼啊。”
  “拜托,你在人家耳旁突然来一句那可是很吓人的啊!”
  “哈哈,看这样子日向君酒醒了,还很精神嘛。”
  “没你精神,我只是在想些事情。”
  “欸呀别想了,好好睡觉吧。”
  “嗯?!等……”还没等日向反应,狛枝拉着他的手臂,把他上半身拉进了被窝里。日向的头留在了被窝外,而狛枝却把自己整个缩在被窝里,还双手抱起日向的腰肢,脸完全贴着对方的胸怀上。
  “喂喂狛枝,你这样做会呼吸不过来的……”
  “不,难得日向君回来,不好好在日向君这充电太浪费幸运了。被子上留一条小缝隙就好,我这个垃圾也不需要太多的氧气的。”
  “我是说你这样紧紧地抱住我,我要呼吸不过来啊……”
  正说着,墙上的时钟嗒嗒地响着,然后时针和分针同时都指向12时,清脆地滴了一声。
  “啊,时间刚好。日向君,生日快乐哦。”
  “嗯?今天是……”
  “是哦新的一年到了,新年的第一天正是日向君你的生日呢。 ”
  “啊啊什么,原来是这样吗?我忘记有这一回事了。”
  “这么重要的日子日向君你居然忘了?估计是被工作折腾才会变成这样。啊啊啊这是多大的不幸。 ” 说着狛枝瘪嘴。
  “……太夸张了。再说了大家说不定忘了吧。,”
  “连我都还记着呢,大家也会记得的!而且就算其他人忘了,预备学科也忘了,我也会好好记住的。因为像我这种垃圾也就只有这作用了。”
  “就算是祝贺也还是忍不住要吐槽我吗。”不过即使是被狛枝嘲笑了一顿,但日向感觉心挺暖的:“谢谢啦。最近实在是太忙,还有人替记得我就很开心了。”
  “预备学科真容易满足啊。”
  “嗯或许吧,不过有狛枝你记得我生日这样就足够了。太多人记得的话也给他们带来会困扰吧。”日向笑了笑,还是受不了白藻头在自己身上的“骚扰”,而且狛枝露出被子外的棉花糖般的头发惹得日向鼻子痒痒的。 继续道:“好了啦,你也适可而止了,赶紧把头露出来再说,好难受的啊!”
  “日向君又不是第一次这样被我抱着啊,还是受不了吗,果然我功力还不够啊,我还得继续努力呢。”
  “好啰嗦啊。”日向红着脸抱怨道,“在这方面有什么好努力的。好了啦,出来出来,要不我又要忍不住打喷嚏了啦!”
  “好,因为今天日向君是寿星,那我就勉为其难听日向君的话。”狛枝露出了头,面对着日向,但抱着日向君的动作却没变。
  “什么叫‘勉为其难’啊……感觉是我强迫狛枝你似的……”
  “日向君总喜欢在无所谓的地方钻牛角呢。对了,日向君你还没许愿呢。”
  “许愿吗,这不很简单吗。希望今年大家平平安安的,一起继续努力建设新世界吧。”
  “日向君,难道你没有自己个人的愿望吗?”
  “诶,这还不算吗?”
  “啊啊真是败给迟钝的日向君了。”
  狛枝伸手掐了掐日向的脸。
  “呜疼,轻点掐啊!”
  “愿望还要另想一个,而且不能说哦,说出来可就不灵验哦。”
  “啊不就只是许个愿吗,怎么有这么多要求。”
  “对啊,而且许愿还要闭上眼睛三分钟呢。”狛枝捂住日向的双眼,道:“快,闭眼许愿吧。”
  “好好好,我闭我闭。明明是我生日,结果你比我还激动。”从头到尾一直吐槽个不停的日向不得不闭上了眼睛,心里默想着自己的“愿望”。
  啊,既然这样的话,那么就恳请神明大人,我也没什么太大的愿望,就希望从今以后我……能够多和狛枝在一起的时间再长些吧。
  双手合一向神明虔诚祈求后,日向仍闭上半分钟多后才缓缓睁开。一睁开就看到狛枝放大倍数的脸在自己眼前。
  “欸,狛枝你……”
  “已经许完了?”
  “嗯……算是吧。狛枝你还有什么事吗?我现在真的是想睡觉了。”被狛枝烦了许久的日向打了个打哈欠。睡意说来就来,而且折腾这么久就算之前再怎么清醒,一直被狛枝精神污染,功力不够的日向还是招架不住,头晕得不行。
  “那日向君就收下这份礼物吧。我自己做的,希望不要嫌弃。”
  “啊是吗,狛枝你自己亲手做的啊。”日向双手接过礼物,惊叹道:“想不到狛枝你还有这等手艺,我还以为你只有做家务特别棒呢。会是草饼吗?”
  “哈哈谢谢日向君你这个不知算不算得上夸奖的夸奖。还真的不好意思这不是草饼哦。”
  “嘤该不会是樱饼吧!”
  “日向君有必要把我想得这么坏吗?”
  “有的。按照狛枝你的性格会做出这样的行为也不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干什么啦哈哈哈哈,住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嗯按照日向君你这么了解我的情况,你应该也料到我也会这样做吧。”
  说着挠日向的胳肢窝的速度加快。
  “我……我错了我错了饶了我吧狛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快放我睡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以后还乱猜吗?”狛枝停止了右手的动作,然后掐了一下日向的鼻尖。
  “不……了不了,我再也不随便怀疑你,成了吧?”日向喘了口气,断断续续地说着。
  狛枝真不是省油的灯,每次狛枝都站在上风,而自己只好成为被捉弄的对象。
  “嗯这样就好。”狛枝看了看墙上已经走了快半圈的钟,道:“时间也不早了,日向君该早点睡吧。明天……还要出门呢。”
  “你原来记得这件事啊……”日向累得眼皮都快要睁不开了,即使自己也不是特别想早睡。
  “我当然记得啊。就只是想和日向君多聊聊嘛。现在聊也聊完了,下次再聊就要等很久了。”
  “我……我会早点回来的,你要在家好好等我。”
  “我也会出门做任务的啦。不过,我会在家等日向君回来的。”
  “一言为定哦。那晚安狛枝。”
  日向扯了扯被子,再也弄不起折腾的他闭上了眼睛。
  狛枝轻揉日向略刺的头发,说道:“嗯日向君也是哦。”
  之后两人再没谈话,在被窝里互相感受着对方的温度,都渐渐进入了梦乡。
  啊真希望这个美好的夜晚能再长些。
  
  
  夜晚就这样过去,等到再次睁开眼时就到了天亮。
  狛枝起身打了个哈欠,下意识的用手拍了拍旁边那平坦的被子。
  啊日向君已经离开了。
  早就料到的狛枝穿好衣服后,往洗漱间走,路过大厅时,餐桌上就已经有份早餐在那。早餐稍微有点凉,看样子做早餐的人已经离开很久了。
  知道你会早起,要好好吃早餐哦。我不在的这几天要注意好身体,出了事的话等我回来揍你。
  “真是暴力美学啊日向君。要注意好身体的人应该是你吧。” 狛枝看着贴在餐桌上的便条吐了个槽。
  不过日向才刚离开,现在就忍不住开始想他了,相处的时间实在是太短,太短。
  啊啊真苦恼。说着狛枝烦躁地揉了揉自己还没梳的头发。如果日向君现在就回来就好了。狛枝这么期待地想着。
  
  
  另一边,日向站在车台上,独自一人在等待着列车的到来。
  “啊啊好冷啊,已经等了很久了,车怎么还不来啊? ”
  用围巾裹得自己脸严严实实的日向使劲地搓手取暖,冷得牙齿不停地打颤。
  “不如,就趁现在看看狛枝的礼物吧。”实在是没事做的日向决定从包里把礼物拿出来。
  日向小心翼翼地拉来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恶趣味的丝带,拆开了盒子外面的包装纸。
  会是什么呢?
  打开礼物盒盖后,日向略微吃惊。
  看着依旧是自己熟悉的红配绿颜色的封面的样子,这好像是……手账本?
  更吃惊的是,手账本挺厚的,日向稍微翻了一下,似乎每一页都有写过的痕迹在上面。
  本子的边边角角有些磨损,大概也用了很久的样子。
  这该不会这是一本狛枝自己写过的手账本吧。那,这里面会写些什么呢?
  带着好奇的日向翻了本子的第一页,黑色的笔迹就像是贴在本子上美丽的图案一样,令人赏心悦目。
  至亲爱的日向君。
  这一页没有写别的东西,但却能在这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当中感受到一丝温暖。
  不得不说这人写字真好看啊,如果他性格再好一点的话,或许这个人的追求者变得更多了。
  本子记录的很多的都是平时的琐碎事,日向原本就已经忘记的一些事,看了本子中的内容便能立马回想起来。
  连很久以前他们第一次来看房子,与狛枝吵架后自己“离家出走”的事,清晰得连发生的日期也都写在了上面。
  日向总算是知道狛枝为什么总能记得旧事然后准确无误地打击自己的原因了。
  内容制作地很精美,偶尔几页会有一些自己拍的小照片贴在上面。狛枝挺爱植物,若有可以的话,就在花草上取个小叶子或者小花瓣什么的,经过处理后也贴在上面。
  当然,关键要看的,是本子里的“主角”,狛枝自己的心情。
  一页一页地翻过去, 狛枝的喜,狛枝的忧,狛枝的怒,等等,都在这小小的本子上展现出来。
  这本注入感情的本子,日向连摸着纸张都感到炽热。
  以前自己怎么没发现他有写这个呢?果然自己还是太不仔细观察周围的人了。
  大约是自己太过于投入工作中了,好长一段时间没能好好地和他相处在一起。有时候还因为这件事吵了很多次架。虽然最后双方都会默然原谅对方,但两人之间的隔阂也因为这样在暗中增长着。
  本子翻到了最后一页,一根四叶草用透明胶粘在纸上,下面还写了一句话:
  祝君平安,等君回来。
  看到这日向忍不住了。
  泪珠在眼眶上打转转,感情的洪水还是冲出了内心的大坝。
  会的。等这次工作完成了,就申请上面调回来工作,会一直和你在一起的。
  日向吸了吸鼻子,暗暗下定好了主意。
  “嗡——嗡——”
  这时大衣传来了手机的震动声,日向收拾好心情拿出来点起了接听键。
  “喂你好……”
  
  
  百般无聊的狛枝决定准备出门买点过年时需要的东西。没有年货的年怎么能好好过呢?
  穿好鞋,打开门后温暖的阳光便照射进来。
  昨天的白色的雪把地面铺满,温度又下降了不少。
  外面被一片的雪染成白色,可门前红色的邮箱格外地两眼,于是引起了狛枝的注意。
  说起来会有信寄过来吗?不过好像没事可做,顺便看一眼也无所谓。
  狛枝从口袋里拿出一串钥匙,从中挑出了金色的小钥匙,打开了被白雪盖住的信箱。 伸手一摸,里面真的有信。 而且还是两封信。
  狛枝先是看了淡黄色的信封。寄信的正是同期超高校级的大家。
  看吧,日向君,大家还是记着的啊。
  狛枝再看了看另外一封白色。
  寄信人是……苗木诚?而且收信人是……自己。
  他怎么突然寄起了信?
  信里面有两份纸。一份看起来是苗木的问候。另一张……调动通知?还是日向君的?!
  看来不出意外,日向马上就回来了,狛枝笑着想。
   END.

评论(1)

热度(89)

  1. 弧长妄@无妄忘记填坑旗子_茶 转载了此文字
    感谢旗太的超美味生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