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长妄@无妄忘记填坑

头像 @alio

修罗年绝赞弃坑中。\(^o^)/!

狛日专用号,非常杂食,日常弹丸相关刷屏注意!脑洞与坑的理想国。

【狛日脑洞】呆毛之炼金术师(存梗)


钢炼x弹丸的架空,因为最近在补钢之炼金术师又恰好很喜欢原作设定就打算拿来摸条咸鱼了,纯粹为了爽希望以后能补完。

狛枝凪斗小时候跟父母出门旅游的时候遭遇飞来横祸,劫匪穷凶极恶杀了整个旅店里的人,他因为被父母藏在衣柜里躲过一劫。当晚巡逻的士兵发现异常直接把这一伙人一锅端了,侥幸逃生的狛枝得到短期的安置。

他家里是书香门第,父母研究炼金术出身,后来想要好好过日子就金盆洗手做生意去了,因此留下大笔家产。薄技在身的狛枝回到家里翻找父母留下的当年验习的笔记,算是入了个门,又凭借不菲的家产找了个老师指导,技术突飞猛进。

于是他胸有成竹,觉得以自己现在的水准不成问题,就在家里秘密地进行人体炼成企图把死去的父母复活,结果人体炼成本来就是炼金术的禁忌,失败的狛枝以左手为代价只是得到了一堆血肉淋漓的肉块。

他疼得没办法昏了过去,见到了真理之门,以及「世界」,在那里他意识到死去的人无法复活以及自己的愚蠢,并且看到了很多颇有深意的东西。狛枝本想再看下去,结果醒了过来,并且感到左手手腕的巨痛。

本来准备好迎接失去手掌安上机械铠的厄运的他竟然在那里看到了另一个女人的左手,那血红的指甲比他淌出的颜色还刺眼,剔透的肤色接在自己的皮肤上尤其造作。

他抬起头来,却出乎意料地看到了房间里的不速之客,名叫江之岛盾子的女人,诡异的慷慨,是她把她的左手施舍给了自己,并且在之后主动请缨成为了他的第二个师傅。

不过虽然后来的事情他是一点都记不起来了,只记得他倒在路边的时候被路过的其貌不扬的小伙子日向创搭救了。

日向创虽然也自称是个炼金术士,却显然不是狛枝这种少年天才,他更偏向于普通水准,在某些复杂的问题上甚至在此之下,这也致使狛枝对他的态度由交好转恶,疗养完后就毫无留恋地离开了。

狛枝回到家里,却发现一栋房子全烧得一干二净,连父母留下的文献都没抢救出来,就只当这是江之岛留给他严苛修行的课外作业。

可是人财两空,他是没办法继续再在这里过小资生活混日子了,想来想去就去申报了国家炼金术师,没想到还真的通过了。于是他也成为了拿着银怀表吃着官粮的军队走狗,被赐名「幸运之炼金术师」,并且在之后跟其他国家炼金术师一起被派去剿灭「希望之峰」里的绝望残党。

没有人知道绝望残党都是从哪里来的,也没人知道他们到底是不是人。狛枝更倾向于这些人是他迈向希望的踏脚石,就大开杀戒,对这些手无寸铁的反民动用威力惊人的弹药,在战斗中履立功绩一步一步往上爬。

有了国家炼金术师这些怪物一样的战力,「希望之峰绝望残党」的歼灭很快就单方面的结束了,因为实在没有可以杀的人和掠夺的东西了。

一晃又过去了好几年,狛枝没有想到他还有再见到日向的那一天。青年废柴炼金术师和少女七海千秋结伴旅行,他的水准正以让人瞠目结舌的速度突飞猛进,又因为他本人很随和又不摆架子,走到哪里都有民众的呼声。军队曾经尝试招募他但是失败了,反馈给上层也只是不冷不热的回答。

再次相遇的时候狛枝几乎没有认出他来。日向创是那样锋芒毕露,像一把好刀藏好了自己的刀刃,明明削铁如泥却非要摆出妇人之仁。狛枝凪斗很不爽,但是却不自觉地憧憬他,两个人在路边聊天,不知道为什么聊到军政领域,日向才说自己不是主战派,对当年国家炼金术师惨无人道的屠杀很不以为然。

狛枝跟他实在谈不下去就开始扯自己希望论那一套东西精神污染,日向创不小心说漏嘴把自己天翻地覆的家底差点抖出来,倒是使狛枝对此深感兴趣。

「贤者之石」,这是他以及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东西,能够突破等价交换的拘泥创造奇迹。

听到日向好像跟它有点关系,本来对他有点嗤之以鼻的狛枝突然觉得有利可图,就像蜘蛛一样缠上来了。

因为这不但是他所想要的——也许能够把自己的手重新炼成的线索,更是他的同事二大所求之不得的,那是个全身都因为副作用失去了,而只能靠机械把灵魂停留住的男人。










下一句话严重剧透。(嘛虽然这种庞大的世界观我是肯定写不到那里的)


























但是狛枝是不会知道的。日向创就是一块贤者之石以及「父亲大人」其名为神座出流的这个事实。




























盾姐后来当然去装了个机械铠,还曾经抱怨过要是能把全身都换成身材呼之欲出的那种机械该多好。

【N.T.B.C.】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