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长妄@无妄忘记填坑

头像 @alio

修罗年绝赞弃坑中。\(^o^)/!

狛日专用号,非常杂食,日常弹丸相关刷屏注意!脑洞与坑的理想国。

【狛日】何以解忧,唯有蓝羊(哨兵向导设定,年龄操作有)


▼cp狛日,words by 无妄

▼自我责任的哨向设定,加《初恋怪兽》neta,向导狛枝x哨兵日向,哨兵神座有

▼强制年龄操作注意:狛枝(11,外表是青年) 日向(17,外表是青年) 神座(11,外表是正常小学生)

▼排雷:乌托邦严重,日向严重弟控,除了希望厨外非常白的披着小学生皮撩汉技能满级的狛枝,大写的OOC,no剧情no逻辑no文笔,异常狗血,「坑」

▼不出事故的话会是温馨日常向,走傻白甜风

▼即使这样也能对作者说“原谅你了”的话→








“如果日向君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后,也没有改变想法,我倒是无所谓哦?”

日向创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直觉告诉他狛枝的下一句话将会是与苏联解体、人类登月、森林古猿下地比肩的里程碑式发言。

“我是小学生呢。”

一个意义不明的如释重负的笑容,浮现在狛枝苍白得好似天边掠过的海鸥的翎羽的脸庞上。再靠近一点甚至还能听到清晰的狡黠的忍笑的呼吸声,扑拉扑拉展开翅膀扶摇而上。

果然呢。

啊不,等等。

“抱歉我可能没听清,麻烦您再重复一遍。不好意思了。”

对着日向一瞬间泄露出无数冗冗杂杂的微表情的反应,狛枝终于忍不住把嘴角笑得更明显了。他的眉眼比新月还弯得锋利,犹如一把尖锐的镰刀,拥有把一滩浑水搅得更是一团糟的本领。

“没错噢。日向君,我是与令弟同龄的五年级小学生啊。”






日向创,击沉。















希望的哀莫大焉,却又欲罢不能,正是无限接近却始觉求之不得的那一瞬间。刚刚尝到一览众山小的喜悦的人们只好从抛物线的嶕峣巅峰飞身而下,因为飞湍激流,所以粉身碎骨。死得痛苦,却比屈辱地活着更舒适。

但是只要坚如磐石,心存一线希望,再怯懦的胆小鬼也不会为此畏葸不前。

为着先天的缺陷和后天的歆羡,身为哨兵的日向创一辈子都打算铜皮铁骨地逆流而上。他也许无法掌舵,却更不甘于做搁浅滩涂的小虾小蟹。

转学到希望之峰,为的正是此。

他不会寄希望于得到一个足够强大的向导辅助他,帮助他成为个吃软饭的大丈夫,躲在别人背后的英雄。

希望之峰学院对于哨兵和向导的培育都是一流中的一流,学生会成员毕业后可以无缝对接国家军事要职,偌大的国家有高达三分之一的政府机关人员都与希望之峰有着若有若无细若游丝的关联。

日向的家里不是有钱,是非常有钱。即便如此,他这样的土财主在鼎国之力资助的学院面前还是不尽其数。

除了向往,他带着上小学的弟弟神座出流来到了从幼儿园到大学一条龙包办的放心品牌希望之峰,还算是另有所图。

他对自己这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三脚猫水准虽说不甚满意,晚他几年从他出来那个地儿滚出来的小家伙却越长越不可限量。神座出流还在分娩的时候就能够把一屋子里七手八脚的产科医生给轰趴下了(为此他妈差点难产),更不要提大一点一家四口出去赏花野餐,刚铺好餐布呢,一树樱花说时迟那时快比下雨还轰轰烈烈劈头盖脸地砸下来,把青草地埋了个水泄不通。收场是四坨艾香顶着一头威风凛凛的独角仙大眼瞪小眼。

后来神座出流回忆起来,是这么一字一顿跟日向创解释的:“好看,所以,摘。”

他哥只好对天苦笑三声,揉揉他那牙还没冒齐刷的毛毵毵的小黑团子。

神座出流跟他其实还不算亲兄弟。日向的老妈从他坑货老爸身边凭着一纸协议把自己连根拔起,摘得干干净净,大有出淤泥而不染的架势,转头就找了个富二代,也就是他现在的爸。便宜的富家爹跟自家媳妇打得火热,也不忘雨露均沾,对日向创也还算上心(天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恰好之后觉醒为哨兵)。

这对司空见惯的重组家庭没等到第二年就又插足了一个新成员,随他现在的爸姓神座,又没有辜负人家去烧香拜佛跳大神的一片苦心,从炼丹炉里石破天惊地蹦出个石猴,就差五彩祥云晴天霹雳了。普通的小奶包都是我行我素呱呱坠地,就他差点让全科室的人呱呱坠地狱。

按常理来说,哨兵或向导本人再怎么着急,都得十岁起步初露端倪。可是有一批人是不符合常理的,常识对他们还不如光荣榜上一笔挥就的小红花。他们有如打了激素,一辈子准备掰成两半,还打算只过一小段浮光掠影先尝鲜过过瘾,甚至四五岁就觉醒了卓越不凡的体质。虽然也有残次品存在,但这些浓缩的小不点大多数确实是精品,其中也不乏成熟后比起同龄人领先一个次元的佼佼者。

他们家这个小哨兵确实是个挺特立独行的小孩儿,一出世比衔了颗宝玉还光彩夺目,还非得靠财阀爹懂得树大招风,硬生生才把这事给压了下去。

虽然不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可是看着对方从小长大,好歹也会日久生情。拄着羊脚的魔鬼,见到半人半鸟的女妖,不管乐意不乐意都还要亲切地喊句老表妹。日向创的心不是铁打的,纵然他自恃要有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等关键时刻大义灭亲的决心,对神座出流也确实是拳拳之情无以言表(说白了就是个弟控)。

父母一听他的提案,觉得也是好事,委屈了自己家里两个生龙活虎的哨兵在Mute学校里畏手畏脚,不如让他们放开了去干,到众望所归的希望之峰里去摸爬滚打。三分热度的深思熟虑让夫妻俩给长子扔了一大把够花到下辈子的生活费,吩咐仆人把兄弟俩洗漱换洗的东西打了个包,连着人一起不带一片云彩地空投到帝都去了。

所幸希望之峰学院的小学和幼儿园幼儿园正是为神座出流这样瞎着急的老小孩准备的。凭着原有的四通八达的关系网,两个人苦尽甘来总算插进了头破血流、尔虞我诈的哨向培养机构里。

学校的人性化服务暖暖的,很贴心,入学则自动分配学区房,一整座岛上鳞次栉比钩心斗角全是希望之峰麾下的财产,大有进来了你就别想再这么容易出去了的意思。可以算是真正的天堂有路这里走,地狱无门,量你也下不去。

摆脱掉那一对荒淫无度公款吃喝还天天吹嘘自己比总统还忙的一根筋父母,日向创一下卸掉了儿子的重担,又取而代之背上了新的老妈子的包袱。这并非说神座出流不让他省心,恰恰相反,正是太省心了,他感到无所适从,做哥哥的竟然存在感无限趋近于零,上小学的弟弟连使唤一下他都用不到,这该是多么悲哀的事情。

日向创无数次对着神座出流屋里衣柜中的小箱子悲天悯人。里面左边一排码的满满的全是清一色的月白色胖次,右边则是一堆垒成完美的密置堆积结构的棉袜球,齐齐散发出青春校园小说里那种柠檬味的还是薄荷味的男主身上才会有的香气。

而他,竟然,都不知道,这是出流,什么时候,买的。


【胖次。】



他敢对着自己的崇高志向发誓,来的时候绝对没有在那一堆高压锅封印恶灵般糊成番茄酱的行李里看到过这些倒霉玩意儿。

神座出流其实也很悲哀。他用不到他哥,某天上学回来拿选修课课本(那还是前一天日向创从他的小书包里摸出来带回屋里研究的那本高数课本),从客厅就能看到日向创在自己的屋里捧着他的胖次泪流满面、伤春悲秋,比黛玉葬花还惨。

神座出流非常感动,掏出他的手机。


“创,你快迟到了。”






其实不拿课本也无伤大雅,毕竟他早就背得一清二楚,课下附注的插图里小人间无营养的对话他都信手拈来。

然后他深藏功与名地离开了。





日向创觉得自己的生活在蒸蒸日上中的瑕疵还有二,绕着神座出流打转的他自然也不可能注意不到他的称呼。

“出流,起床——啊,你又做了早饭?”

“因为你昨天晚上凌晨才睡的。”

“啊……真是不好意思,明天,明天我来好了。”

“创。胡萝卜。”

又来了……又来了!!

日向狼坐在餐桌前尽情享受早来了几十年的天伦之乐,狼吞虎咽地嚼着胡萝卜。要是那块胡萝卜有知觉还会说话的话,一定会发出比曼陀罗草还疾痛惨怛的来自地狱深渊的嗥叫。

所以说,为什么是创?!!

哥哥,创哥哥,日向哥哥,多好听,多可爱。

出流没日没夜穿着套小西装,睡衣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本来就足够老气横秋了,对他还整天直呼其名,已经一点青春洋溢的纯粹的小学生的样子都看不出来了——

天啊,把曾经那个跟在后面拽着我衣角怯生生喊哥哥的弟弟还给我……啊…………

嘛,不过,好像也确实没有过这样的事……









如果让日向创形容他来到这里之前的生活,他大概会用偏贬义的中性词,那太没有新意了,是集装箱式的,重压下的一视同仁的填鸭教育。但是在希望之峰,他那稳稳当当的人生却比一列脱轨的超重火车还不受控制地总是栽到不知道哪一片胡薯地里去。

这事要从某天上午他去岛中央商业区采购说起。他单知道买得上窜下跳的是可以坐电梯的;但是他不知道,电梯是会停电的。

这下好了,他像条被搁置在一个铁皮罐头里孤立无援的沙丁鱼——不,旁边还有个安静的美型男青年狛枝凪斗,两个人一起焦头烂额并执手相看泪眼。

极端无聊下他们折磨完可怜兮兮的求救按钮,开始以攀谈的形式来消磨时间,或者说等待救援。

“日向君买的东西真多啊,家里有很多人吗?”

狛枝若有所思地打量了下那一袋子的男式大裤衩。

“不,就我和我小学五年级的弟弟,让您见笑了。”

“弟弟也觉醒了吗?那还是让人羡慕的一家子呢。”

“狛枝君过奖了……您在这边是一个人住吗?”

“是的噢。”

日向创瞧了瞧他胸前的校徽,竟然还是位向导。他不禁在心里感叹一句无巧不成书。

算起来,狛枝凪斗还是他上岛以来第一个碰上的向导。

希望之峰是座会玩的学院,纵然岛上比核武器还有威慑力的哨兵和向导高手如云,也采取漫不经心的散养政策,大概也是美其名曰个性培养多元发展才能更好地激发出种子选手的潜能。为着这个缘故,他们几乎把一个国家才需要的兵力全部调到了一个岛上,走几步见到背着挎着机关枪穿着防弹背心的特种兵能比路灯还多。

“您是向导吗?”

稀里糊涂的一句显而易见的话,被他用希冀的语调包装好了发射出去。

“虽然不想承认,算是吧。”

两个大男人挤在一个跟厕所隔间差不多大的小柜子已经很诡异了,天又该死得热,他们俩简直享受的是黄被加身的冰棍待遇。相比之下停电前小LED灯散发出的那点超市里肉食冷藏柜才会有的冷光倒显得相得益彰。

一瞬间的冷场,然后日向创分别从电梯冰冷的门缝和莲蓬状的喇叭里听到外界传来的声音:“喂喂,有人在吗?”

夹杂着电流刺刺拉拉电音的声音听得日向无比耳熟,但他又总觉得英语听力测试里大舌头的发音都没这么不修边幅。

“有。有两个人。”

狛枝回答道。

“请稍等一下,虽然我不是专业人员,但是这点小玩意儿应该是没多大问题的。五分钟后见。”

然后他们听到那阵及时雨在楼梯口噼里啪啦跑来跑去的声音。他显然比鸡毛信还快,日向喊停的动静乘奔御风都追不上他。

没问题吧……总感觉可担心。无照经营应该不收费吧。

日向和狛枝面面相觑无语凝噎。狛枝先尴尬地笑了笑:“奇怪的人。应该不会出问题吧。”

日向创也冲他回以一个尴尬的平方的笑脸。

不过估计也没什么更糟的情况了,他们俩都是从二楼上的,一上来就飞来横祸,就算掉下去,顶多把脚摔麻。他是打点清单回来重新添置,狛枝——狛枝说他是来买文具盒的,就是那种九年义务教育伊始人人配发一个的廉价小塑料盒,里面竟是些不会走的表、橡皮筋和一格一格头头是道的方格纸。

大概狛枝是帮别人买的吧?这种东西怎么想都只有小学生向导才能用到。(小学生哨兵买的都是螺旋测微器天文望远镜之类,搞得一屋子贴的海报全是世界地势地貌绿油油的地图,不知道的应该会以为是农业大学的学生)

日向创没有就这个问题深思下去,直接导致了他后来的狼狈不堪。

漫长的五分钟里,狛枝几乎把他打量了个遍,直勾勾的眼神看得他怪毛骨悚然的。日向当作自己多心了,只好得着机会就把自己往手机光源照不到的地方躲一躲,鼠妇看到他都会自愧不如。

紧接着一阵机械切切察察和螺丝刀扔回工具盒里的噪声把他很快陷于不义的处境中。感觉灵敏的哨兵最受不了这种一而再再而三的嘈杂。他正低着头咬紧牙关头晕目眩,突然觉得大脑像被人点了卤水,所有痛觉一下具现化聚积成一小块一小块全瓦解掉了,精神图景一下子澄澈得像他刚出生一样。

他那两道一言不合就掐架的眉头不自觉地和好了,眉宇间的小山丘炸山开路般霎时间就不见了。

日向当然不会蠢到以为这是自己新陈代谢系统自动更新了,抬起头来正对上狛枝凪斗石灰溶液似的清亮的灰眼睛,里面是自己那张在荧光下一清二楚的大脸。

好心的向导一言不发地望着他,也不说话。没有客套没有寒暄,日向的心里不自觉响起“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一个美好的人间~”。

“谢谢狛枝先生,帮了大忙了……”

他无比激动地握住狛枝的手,然后松开,鞠了个躬。

“啊,诶,不用这么客气的,我也只是初出茅庐而已,这点水准能够帮到日向君才真的是太好了!”

不知道为什么,狛枝反而比他更激动地也鞠起躬来。

所以当左右田把电梯门打开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左青龙右白虎两只金童玉女相互作揖的景象,在这举案齐眉的气氛里还偶尔有几句“您客气了”、“不,是您客气了”在礼尚往来。

“啊修好了——抱歉,我是不是打扰你们夫妻对拜了……”

他突然萌生出一种把门再关上让这两个人在里面继续相亲相爱相依为命到世界末日的魔鬼一样的冲动来。但是这种冲动在那个头顶带骨呆毛的男青年直起身来的时候飞得韬形灭影。

“噢!!日向,心灵吾友,你怎么会在这里?!”

日向创惊得连人带毛一抖:“左右田?”

狛枝在旁边笑得人畜无害:“看来日向君和这位先生认识呢,既然没有什么问题,那我就先走一步了。”

他转身作势拔腿就走,明明比自己还高大的背影落在日向创的眼里不知道经过几重柔光滤镜硬生生坳出几分恻隐之心来。

“狛枝先生,请留步!”

狛枝凪斗转过头来看他,一脸受宠若惊。

“那个……您现在有没有找个哨兵的想法?”

“我都可以的。日向君的意思是?”

左右田在旁边安安静静地看戏。如果有什么最佳观众奖的话他一定能蝉联到把奖杯搬进坟墓里去。

日向创的脸根本不知道是热的还是急的,熟透的柿子都未必赶得上他一半。

“您要是不介意的话……能麻烦您做我的向导吗?”

狛枝的脸上浮现出一种介于“果不其然是这样”和“万万没想到你会这么说”之间灰色地带的表情。他沉吟了一下,抬起右手捏了捏下巴,就像长官将要开口,以满嘴腥风血雨训斥下属办事不力。

“如果日向君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后,也没有改变想法的话,我倒是无所谓哦?”

日向创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直觉告诉他狛枝的下一句话将会是与苏联解体、人类登月、森林古猿下地比肩的里程碑式发言。

“我是小学生呢。”

一个意义不明的如释重负的笑容,浮现在狛枝苍白得好似天边掠过的海鸥的翎羽的脸庞上。再靠近一点甚至还能听到清晰的狡黠的忍笑的呼吸声,扑拉扑拉展开翅膀扶摇而上。

果然呢。

啊不,等等。

“抱歉我可能没听清,麻烦您再重复一遍。不好意思了。”

对着日向一瞬间泄露出无数冗冗杂杂的微表情的反应,狛枝终于忍不住把嘴角笑得更明显了。他的眉眼比新月还弯得锋利,犹如一把尖锐的镰刀,拥有把一滩浑水搅得更是一团糟的本领。

“没错噢。日向君,我是与令弟同龄的五年级小学生啊。”


日向创,击沉。

【T.B.C.】

评论(13)

热度(98)

  1. 铺梦不败逐梦不息弧长妄@无妄忘记填坑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弹丸没粮网络联盟
    网盟第一哨兵毒,好吃不贵,设定点赞!